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泡面香肠君(62)

作品:《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 作者:泡面香肠君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泡面香肠君(62)

    当他们到达韩宅时天色已经黑了,路边亮着昏黄的夜灯,韩暮望着熟悉的一切,目光有些湿润。

    若是没有乐阳,家还是他的避风港,哥哥还是他的支柱,不存在众叛亲离,更不会变成丧家之犬。

    手被拉住了,韩暮低头看去:我没难过。

    会和好的!我一直坚信着。

    说不动容是假的,韩暮哽咽的嗯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子,带着温柔可人的乐斐走进客厅。

    大门关上了,管家淡淡的道:先生和夫人在婚礼现场,你们俩去卧室等吧?

    什么意思?耍我?

    上当受骗的韩暮非常激动,马上转头要跑,奈何一群保镖从四周冒出来,抓着他和乐斐上楼不说还分开关押了。

    完成任务的管家立即上报。

    韩纵礼掏出手机扫了一眼,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般,继续笑着和乐阳聊起度蜜月的事:明早就走会不会太急了?

    韩墨把话头抢过去:不会。

    小阳辛苦一天了,你这个做丈夫的就一点也不心疼吗?要不换成中午出发吧?大人孩子都不遭罪,古斓劝了一句。

    对,小包子爱睡懒觉!程青军连忙道。

    还没有大名?韩墨!你怎么当爸爸的?韩凌风震惊不已。

    没错,谭祥缩缩脖子,他们全是大佬自己还是闭嘴保命吧。

    乐阳笑盈盈的吃船点,望着韩墨被一群人折腾,不仅不帮忙还十分开心。其实,宝宝已经有名字了,是他自己在一堆纸条里选的叫韩旭。

    乐枫寒和乐盛走了过来,也加入围攻韩墨的队伍。

    平时高高在上的韩墨今天可算是涨见识了,这些人蛇鼠一窝,一**的敬酒、挤兑人、还非得让他抱着几百个红包!

    幸好记者全在外面,要是拍到了他还要不要面子?

    咔嚓

    声音特别响亮。

    乐阳贼兮兮的把单反藏在身后,笑眯眯的看着韩墨:留个纪念呗。

    好啊,韩墨把红包一股脑的全扔到乐阳怀里,快速掏出手机,来了个九连拍,把他的表情全拍下来了:瞧瞧可不可爱?还能多做几个表情包呢!

    你!乐阳急了,伸手抢手机。

    他们俩嬉笑打闹,大家会心一笑,觉得他们感情真好,蜜里调油,夫唱夫随。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没有孩子,实在太可惜了。

    一阵孩子的哭声传来,小包子饿了!

    原来是乐赢抱着韩旭出来了,韩墨和乐阳等人立刻走过去接应。落后两步的乐枫寒倒吸一口气,这孩子眉眼与自己有七分相似!再联想乐盛、乐赢、乐阳也是七分相似,难道?可能吗?

    他心跳如鼓,抱孙子时摸了摸头发,不动声色的藏起一根。

    韩氏父母心里也咯噔一声,这孩子额头、鼻子、下巴,还有脸型和韩墨太像了!夫妇俩对视一眼,也趁摸头时顺走了两根刚掉的小毛毛。

    宴会结束后,韩墨和乐阳急着回家滚床单。

    而韩宅和乐宅灯火通明,当天夜里就开始做亲子鉴定,双方都认为自己儿子是聪明人,应该不至于真的收养孤儿。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韩旭照镜子:咦?好像少了几根呆毛??

    欢迎大宝贝回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3)( ̄ *)

    睡了魏无羡i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201010 18:40:17

    第90章 宿命

    乐阳并不是一意孤行的人, 竟然长辈们都说下午走好,那就改时间吧。

    一夜缠绵,被欺负了三次的乐阳睡到中午才醒, 感觉身上沉沉的, 又酸又累, 仿佛从山上滚下来般没有一块完整的好肉。

    牙痒痒, 想咬人。

    韩墨精神焕发的坐在沙发上, 正在用笔记本打字,察觉到异常火热的视线后勾起嘴角, 温柔的看向炸毛的某人:醒了?

    没醒!

    这是生气了!

    放下手头的工作,韩墨走到床边坐下,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怀里,先亲亲嘴, 再舔舔鼻尖,当韩墨还想蹭蹭脸蛋时被乐阳一巴掌拍开,疼的差点流眼泪。

    谋杀亲夫啊?

    杀的就是你!我现在动不了你说怎么办吧?

    我抱你上飞机。

    你不嫌丢人,我还要面子呢,一想到自己被男人抱着走, 周围一群人围观就郁闷的冒泡, 傻子也能猜到这是被欺负狠了,根本站不起来。乐阳头疼的捏捏眉心, 昨夜真疯了, 禁不住美男计的诱惑, 任由韩墨吃了一次又一次。咕噜噜,乐阳捂住肚子,脸红的就像苹果一样:喂我吃饭!

    遵命!

    药膳早就准备好了,韩墨端过来照顾乐阳用餐, 然后洗漱换衣服出发。车直接开进机场,停在飞机下面,乐阳扶着男人的手上台阶,稳稳的走进去后就虚脱了,兴奋的躺在床上,让罪魁祸首给他做按摩。

    任劳任怨的韩墨宛如采花的小蜜蜂,不放过任何地方。

    昏昏欲睡的乐阳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按住大猪蹄子:你摸哪呢?

    我老婆啊!

    别扯皮,小心我把你扔下去。

    飞机已上天,没法退货了亲爱的!韩墨早就拉帘了,也把人赶到前面了,只要小点声就可以高高兴兴的偷吃了!

    察觉到韩墨的企图,乐阳紧紧抓着裤子:别闹!晚上给你!!

    求你,就一次!

    乐阳:

    愣几秒钟而已,裤子衣服全消失了。

    欲哭无泪的乐阳搂住男人的脖子,无奈至极,又有些期待,并不是只有韩墨爱玩刺激,其实乐阳也喜欢,只是他比较含蓄,不像男人脸皮厚什么都敢说。

    同一时间,另一架飞机也上天了。

    韩暮阴着脸,而乐斐一直昏迷着,偶尔皱皱眉头睡得并不安稳。

    与乐阳和韩墨的性/福相比,韩暮和乐斐就是最悲催的对照组。

    几个保镖小声的交头接耳,神色都不太好,要不是因为缺钱,谁他么愿意接这份工作?在岛上生活,与世隔绝,还要看守两个贵重的少爷,与坐牢有什么区别?希望他们俩脾气好吧,不然日子更难过。

    干什么呢?李哥走了过来。

    我们在聊天而已。

    一年一百二十万不是小数目,不爱干早点滚,韩总可不是慈善家,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目光锐利地扫过所有人,见效果不错,李哥才满意的道:岛上有二十多个佣人,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是是是,谢谢李哥指点。

    韩暮垂下头,星星点点的光芒在瞳孔中闪烁,压住了血红色的戾气,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十多个小时后飞机降落了,当地的气候还不错,微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远处有青山,近处有奚水,风景如画,说明韩纵礼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自从离开韩家以后,韩暮就喜怒不形于色,谁也看不出他的心情。

    紧紧抱着乐斐,他冰冷的道:现在可以给我解药了吧?

    命令是到别墅才能给,但总裁远在天边,李哥还要和韩暮打交道,于是痛快的打开箱子,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瓶子。

    乐斐吃完药以后睡得更香了,要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暮肯定和他们拼了。

    这一夜过得太煎熬了,幸好乐斐终于醒了。

    哥这是哪儿?

    一座妈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岛屿!

    什么?乐斐坐了起来,因为太快的缘故他有些头晕,赶紧抓住老公的胳膊,急急的质问: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在家里吗?你见到爸爸妈妈了吗?难道是假的?韩墨骗了咱们吗?不,不会的!

    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乐斐吼了出来,目眦欲裂的瞪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我差一点就见到四弟了!只要

    别做梦了!无情地打断,韩暮目光红红的道:你咋就不明白呢?他们为了乐阳和韩墨把咱们驱逐了!驱逐了你懂不懂?我们被放弃了,是弃子!

    不,你骗我!

    乐斐伤心欲绝的推开韩暮,不管不顾的跑出别墅,几个保镖看见韩暮在追就没管,这是药效过了,闹起来了。反正四周全是海,面积又不大,跑几圈发泄发泄体内的怨气便好了。却没想到,一念之差就出了人命。

    乐斐站在悬崖边上时,韩暮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危险,你快下来。

    我不!

    乖,只要你听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能回去吗?

    能能能!

    惨白的一笑,乐斐再天真无邪也明白此时此刻他算是完了,再也回不去了:连你也骗我?这世上还有光明吗?

    不要,求你了快下来!韩暮试图靠近。

    你别过来,乐斐激动的往后退去,脚下一滑,尖叫着从崖顶消失了。

    不!

    嘶吼声响彻天际,韩暮冲过去后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他会游泳,也是潜水健将,但夜空下的海水又黑又冷,什么也看不清。渐渐地他的身体失去了知觉,被救起时四肢僵硬,嘴唇青紫,已经昏死过去了。

    今天是度蜜月的第三天,乐阳穿着性感的泳裤,故意用脚踩水,溅了韩墨一身后欢快的跑远了,像只得意洋洋的小狐狸,特别生动,特别迷人,韩墨无奈的轻笑,用手机拍下他跑跑跳跳的样子。

    前面是海豚湾,我们去划船好不好?

    好,韩墨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吴光保管,要自己开车拉皮艇:你们藏好,别让小阳看见。

    是,穿一身黑的吴光蹲在石头后面,不仔细根本发觉不了。

    走在沙滩上的乐阳发现前面有一个东西,好像是人?倒吸一口气后立即往前跑去:喂?你还好吗?

    身上似乎没有伤口,有气!

    乐阳将人翻过来一看,顿时五雷轰顶,被劈得外焦里嫩。

    乐斐?真是冤家路窄,天涯无处不相逢啊!乐阳根本不知道韩纵礼和韩暮谈过话,并且把儿子和乐斐打包送出国了,要是知道的话会更震惊,这都能遇到?不得不佩服剧情的强大,也太狗血了。

    咋办?

    把他推海里会死吗?

    应该不能,他可是天道的宠儿。

    要是哪天真的死了,也该唉呀妈呀,不会正巧死在我旁边吧?如此一来把皮脱了也洗不干净了吧?身为妥妥的炮灰,乐阳心里的苦水泛滥成灾,一发不可收拾。幸好韩墨过来了,他还有个可以商量的伙伴。

    宿命?韩墨从来不信命,只信这是乐斐的圈套:你先去海豚湾玩,这里交给我。

    嗯,乐阳头也不回的走了。

    韩墨把人放在皮艇上,弯下腰,对着刚刚苏醒的人道:作为惩罚,我会废了韩暮的双腿,再有下次,我会杀了温情。

    你以为我会信?

    那要看你能不能活下去。

    什么意思?

    手一推,皮艇忽忽悠悠的漂到海面上,伴随着呼救声,被风吹向大海深处。当天下午,收到韩墨匿名消息的李哥乘坐直升飞机救了乐斐,乐斐被抬进别墅时发现韩暮没有腿了!他以为是韩墨做的,怕韩暮伤心就没说。从此再也不敢离开小岛,终日以泪洗面,没有一丝笑容。

    与海豚嬉戏的乐阳就像一条美人鱼,游来游去,身形曼妙,韩墨目光暗了暗,不再想因乐斐失去双腿的弟弟,从底下潜过去坏坏地拉乐阳的泳裤。

    啊!

    别怕,是我!

    知道是你,乐阳瞳底闪过一抹笑意,将男人压下去,在一群海豚的见证下,吻向男神的唇。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发红包~

    乐:你快把斐吓死了,他以为你要杀他!

    墨:吓一吓而已

    斐:你们在海里玩水,我在船上玩尿,嘤嘤嘤

    暮:导演下班了么?可以把绑在腿上的蓝布拿下来了吗?

    感谢小可爱送的大地/雷,么么哒(づ ̄ 3 ̄)づ

    睡了魏无羡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1011 15:54:02

    恋耽美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泡面香肠君(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