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日[无限]——十权(52)

作品:《审判日[无限]

    审判日[无限] 作者:十权

    审判日[无限]——十权(52)

    游览队伍很快只剩下了四个人,谢行吟、陆焚、老梁还有一个陌生的大块头。他们跟随导游走到山脚下的一个村庄。

    村里立着块牌子,写着叶桂村三个大字。午饭时间,村里的烟火味十足。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可是无良导游只给他们安排了房间休息,一点食物也没给他们提供。

    那大块头饿得受不了了,就出去问村民要吃得,可这些村民小气得不得了,一定要他们拿钱来买。他们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只能作罢,蹲在房间里饿肚子。

    谢行吟睡了一会儿,一觉醒来闻到门口似乎有饭香。出门一看,只见大块头蹲在墙边,捧着个饭碗狼吞虎咽地吃着,抬头看见谢行吟出来,还警惕地把碗拿远了一点,像是怕他来抢。

    谢行吟觉得好笑,问他哪里来的饭他也不回答,只顾着吃,像饿死鬼似的吃了一碗又一碗。

    有点不对劲。陆焚压低声音说。谢行吟点头表示赞同,反正这里没其他人了,他们也不再避讳交流了。

    还是别吃比较好,饿两天也不碍事。

    谢行吟又看了一眼那大块头的影子,心底暗暗觉得不妙,总觉得要出什么问题。

    这天傍晚,老梁神神秘秘地跑进来对谢行吟说:老谢,快来看。

    他引着谢行吟走到屋后,只见那大块头正蹲在地上,从地上捡着什么东西。谢行吟仔细一看,心里一惊竟然满地都是金银珠宝!

    大块头贪婪地从地上捡了一大堆金银珠宝,然后像之前一样走进其他村民家里去买东西吃。没想到这一回他还没走到,忽然左脚拌右脚似的凭空倒在了地上。

    片刻后,那些村民们全都面无表情地从家里走了出来,扛着锄头。等他们再看时,大块头刚才捡的金银珠宝已经变成了一沓沓的纸钱和纸元宝了。村民们背着锄头,扛起大块头,纷纷往村外走去。

    谢行吟他们悄无声息地跟着这群人,发现他们去了村子外面的坟地,抛出了一句棺材。两个村民上前把棺材打开,里面竟然钻出了一个活人。而刚刚枉死的大块头被他们丢进了棺材里,重新埋了回去。

    老梁看得冷汗直冒,颤抖着说:我们老家那边有一种传说,就、就是不要随便捡掉在地上的钱。如果鬼想找人买命,就会悄悄丢钱在地上给你捡,当你捡的钱够了数,恶鬼就把你的命换走了

    太阳落山了,村民们排着队,喜气洋洋地往回走。太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那些人已经从活生生的村民变成了脸色惨白的纸人。

    第66章 脱出 阴曹地府

    我知道了!老梁忽然说, 癸市,癸市,gui市这里他娘得不会真是鬼市吧?

    如此说来, 土地庙, 黄泉路,望乡台,刚才那个什么叶桂村分明就是野鬼村嘛!

    这不就是去阴曹地府的路吗!老梁惊道。

    果然, 当导游说出下一站是迷魂殿的时候,老梁打死也不肯往下走了。

    不能再走了!过了迷魂殿咱们可就真的到了阴曹地府了,这孙子指定是想害我们!老梁说。谢行吟也没说话, 看着那个导游直皱眉。

    其实他不太确定npc是不是会害人。

    先跟着他走,走一步看一步吧。

    通往迷魂殿的石道很宽敞, 几乎能容纳两辆卡车并排通过。两侧立阴森森的十二座石人, 兽首人身,正好是十二生肖。

    老梁说:圆明园那个兽首那么值钱, 这些是不是也很值钱?

    值钱也没用, 难不成你还能带出去?谢行吟反驳道。这时候, 走在最前面的陆焚忽然停下了脚步,随后毫无征兆地炸开了一声枪响。

    其他人目瞪口呆,只见他那一枪打得不是别人,正是跟了他们一路的导游。npc明明是没什么痛觉的, 可那导游肩膀中弹后却疼得嘶了一声,随后血迹渗到了衣服上。没给他挣脱的机会,陆焚已经上前, 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把将他伪装的假面给撕了下来。

    谢行吟定睛一看,发现是个熟人教会的大主教仇邢。这家伙竟然装成导游骗了他们一路, 如果他们没发现的话真不知道会被他带到哪里去!

    仇邢见自己被发现了,眼中露出一丝怨毒,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你和我是一队的,我们合作不好吗。

    他这话是冲着陆焚说的。

    你不会不知道规则吧,我们都是黑色,杀了他们我们就能出去了。

    但是陆焚没理会他,表情一点也没有变化,似乎下一秒就能把他宰了。

    谢行吟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什么规则?什么黑色?

    难道是被他猜中了吗,衣服的颜色真的是不同的队伍,只有杀光一方另一方才能活。

    更糟糕的是,陆焚似乎和他不是一队的。

    谢行吟到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刚才在火车上,一开始死得那个黑衣服的人,但是现在想来,当时那人被调换了衣服也不是没有可能。大主教起初没说出来,以为是自己队伍有人去卧底,但是迟迟没有人和他联系,他就明白了不对劲。

    谢行吟慌乱地把目光投向陆焚,期望他能否认,可是他没有。

    仇邢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身上也不知道带了什么暗器,谢行吟只听见飕飕的风声,随后是钢针被打落的声音。仇邢也是虚晃一招,就趁着陆焚分心的档口,看准时机一翻身滚到了旁边一口井里,顿时不见了。

    陆焚往那井底看了看,低头把刀往衣服上擦拭,只说:夜行,带他们走。

    被夜行拉住,谢行吟知道他想干什么,立刻慌了。

    不行!陆焚你他妈敢

    陆焚抬头,走到双手被按住的谢行吟面前,低头亲亲他。浅尝辄止却又很虔诚,虔诚地像是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一吻。

    当然敢,我有什么不敢的。他笑了一声,仿佛还是平日里那个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陆焚。

    哥哥,你听我说。他语调淡淡的,听不出难过,如果你和我只能活一个,那么我希望是你。当年谢叔叔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他们都说是我杀了谢叔叔,我没和任何人争辩过。毕竟确实是因为我才

    陆焚!谢行吟难过,急得嗓子都哑了。

    没有人要你赔!

    你还是不懂。

    但是陆焚态度很坚决,无论他如何嘶喊都无动于衷。只是安静地,一下一下地,擦着那把泛着寒光的军刀。仇邢应该还没死,我去找他。他用很轻松的语调说着,就好像在说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谢行吟目眦欲裂,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死,陆焚绝对会自寻死路。

    他试着咬舌,但是力道不对,从口角渗出血。陆焚立刻变了脸色,松口!谢行吟坚持咬着不放,想让自己失血过多死掉,感觉自己下颌都快被掰断了也不松口。

    陆焚用一个吻撬开了他的牙关。

    你不用自责。实话告诉你,我保护你从来不是为了补偿。陆焚眼神忧伤。

    陆焚走了,谢行吟拼命挣扎,哭得几乎要晕过去。

    他知道陆焚真的是他的弟弟。

    父亲在凛冬时节里把他带回来的,被冻的瑟瑟发抖的男孩,那么小的个子,不爱说话。

    小男孩独自经历那么多可怕的夜晚,因为他知道哥哥怕黑。但是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害怕。

    夜行拉住谢行吟,谢行吟看着陆焚的身影一步步远去,直至背影被丑陋漆黑的长夜吞噬,就好像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脚踏入无尽深渊。

    那路的尽头将是死亡。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无力回天了。

    他眼眶泛出水雾。

    谢行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基地,娜塔利在照顾他。看她脸色惨白好像刚刚哭过,谢行吟心里一梗。

    既然他出来了,那陆焚就出不来了。

    窗外,通天塔摇摇欲坠,塔顶的石块不断坠落。谢行吟连鞋都没顾得上穿,发疯似的跑到通天塔脚下。守卫认得他,看见他脸色惨白身上血迹未干,犹豫了一下但没有拦。

    随着越来越多高墙轰然倒塌,天际的浓雾逐渐散开。云开日明,万顷烟波蒸腾而上。

    至此,被遮挡了整整十二年的湛蓝天幕,终于重现世人眼前。

    那一刻,整个世界沸腾了。

    自此,通天塔倒坍,再也没有审判日了!

    眼前的巍峨高塔倾倒瓦解,掀起的灰尘洋洋洒洒,有遮天蔽日几丈高。但谢行吟没有躲,砸在他身上的残垣断壁却无实质,还没落地就已经飘散成灰,被风捻成了虚无。

    远处的教堂里传来了礼拜的钟声。

    没有人知道,在整个城市陷入疯狂欢腾庆祝的时刻,只有一个人跪坐在满地狼藉的废墟之间,捂着血迹斑驳的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太阳出来了。

    刺眼的阳光穿破厚重的暗金色云层,万丈光芒倾泄在头顶,谢行吟抬手遮了一下眼。

    漫天扬尘之中,他仿佛看见了父亲牵着满身血污的少年,逆着光影从废墟中走出来。

    那少年笑吟吟的,向他伸出来一只手。

    第67章 完结 曾经沧海

    谢行吟再次醒过来, 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床上,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老梁跟个老妈子似的坐在他床边给削苹果,一看见谢行吟, 惊喜地说了一声:醒啦?

    谢行吟立刻往窗外看去, 老梁拉住他:老谢,我们出来了!他妈的我们终于出来了!

    但是谢行吟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陆焚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老梁不说话了。

    谢行吟闭上了眼睛。

    出院以后,谢行吟从律师那里拿到了父亲的遗产, 相当大一笔钱。

    但是他在继承书上签字的时候却没什么表情,转手就把这些钱全捐了,惹得老梁心疼得滋儿哇乱叫。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老梁问他。

    谢行吟看看天。不知道。

    陆焚不在以后的日子, 别人问起来,谢行吟却什么都不说, 表面上一切都很正常, 就是心里空缺了一块。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正常工作。

    但是有一天, 他忽然消失了。

    谢行吟什么都没带, 独自踏上了旅程。

    先前的经历恍然如梦, 有时候他也不太确定陆焚是不是真的在这世上存在过,还是只是他臆想出来的。他们幼时玩耍的地方早已经变成了废墟,老屋也被封禁等待拆除。

    他找不到任何有关于陆焚的痕迹,快要分不清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在自己生命里存在过, 还是说他只是一场梦,一场不可企及的梦。

    那么美丽,可是风一吹就散了。

    曾经的第一次亲吻, 恍如昨日,又好像很遥远。不可能再有人给他那样的刻骨铭心。

    谢行吟在旅途中遇到了一个朝圣的僧人,跟着他一起步行去了冈仁波齐峰。他站在海拔六千米的高原上听着狂风呼啸。梦里有无边风月, 眼前是无际风雪。

    半年后,谢行吟回到了珩城,再一次见到了老梁。

    老谢!老梁一看见他就满眼放光,激动地差点在他脸上亲一口,你到哪儿去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去说着说着他就哽咽了起来。

    老梁没往下说,他也知道老梁想说的是什么。曾经他也想过,但是他明白陆焚一定更希望他好好活下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淀,他对生活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走吧。谢行吟叹了口气,陪我去中心广场看看。

    那是他一直不敢回去的地方,当他们开车到广场附近的时候,谢行吟却一眼就看见了熟悉的那座建筑直插入云的通天塔。

    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问老梁:这塔什么时候建的?

    什么塔?哪儿有什么塔?老梁一脸懵逼,差点以为他是不是受刺激了。

    可谢行吟却看得真真切切,心口砰砰直跳,忽然拉开车门直直地往塔那边跑过去,拉开那扇熟悉的大门钻了进去

    眼前的白光霎时间散去,谢行吟额角的汗水滴到了地板上。

    他茫然地抬起头望着周围,顿时冷汗直冒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去,还在迷魂殿上!

    成功完成了迷魂殿的挑战,身边的人也一个接一个从幻境中醒来。

    看样子这是心魔啊。老梁擦了擦额角的汗,摇摇头说。

    谢行吟回头,看见陆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朝着他笑笑,绅士且温柔地牵起了他的一只手。

    而在大殿的另一侧,仇邢正哈哈大笑着,瞳孔涣散精神恍惚,看上去是疯了。

    自作自受,没人救得了他了。

    三人走出了神殿,原路返回到了车站。

    列车一声长鸣,缓缓启动,随后越来越快,朝着面前的白光驶去

    谢行吟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又躺在医院床上,还是老梁在他床边给他削苹果。隔壁床是小岩,她没和谢行吟他们分进同一个任务,但是有惊无险地出来了。

    然而谢行吟差点以为自己还没摆脱这一切,一把抓住老梁:陆焚呢?

    老梁皱眉,开口说:你怎么一天到晚的就惦记着那家伙,他

    谢行吟感觉自己心都要蹦出来了,生怕他又说出什么陆焚已经走了十年了。

    他伤势比你重,现在还没醒。老梁摇头叹气,在隔壁呢。你说你们两个怎么搞的

    谢行吟顾不上听他说什么了,拔了手上的针头,跑到了隔壁。一推开门,果真看见陆焚躺在床上。

    谢行吟心口一酸,扑过去想亲他的时候,陆焚忽然挣开了眼睛。

    你回来了。谢行吟没管会不会吓到他,还是直接亲了下去。他笑着笑着,一滴滚烫的液体滴在了陆焚的手背上。

    陆焚温和地朝他一笑:嗯,回来了。

    正文完

    恋耽美

    审判日[无限]——十权(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