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作品:《女儿的小屄 完作者凌思陈

    女儿的小屄 完作者凌思陈 作者:网络作者

    正文 第 5 章

    女儿的小屄 完作者凌思陈 作者:网络作者

    第 5 章

    他回来的时候小缨早已洗出来了,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她在想父亲这些年又当爹又当娘的的艰难。自己其实就应该体谅他,家里生活拮据,自己也有原因……

    俩人默默地吃了早饭,谁也没说一句话。到后来还是国炜先开了口说:“小缨,都是爸爸不好,我们不干这行了,我们回家,以后爸爸养你……”

    “爸,不是……是我拖累了你……这些年来,你又当爹又当娘的也够你辛苦的了……”说着说着小缨的眼泪出来了。

    国炜见女儿此时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可爱。于是趁机上前抱着她说:“走这我们就回家,以后你做爹爹的媳妇,爹爹养你一辈子……”就这样俩人又回到了家里,只是不同的是,白天她们是父女,晚上她们却是一对颠缆倒凤的夫

    国炜自从失去了妻子,脾气变得更暴燥,整天呆在家里喝酒,意气消沈。女儿和几岁大的女儿没饭吃也不管。

    家庭遭逢大变故,小缨为照顾妹妹,缀学在家,打理家务。

    有一个晚上,国炜喝醉了,倒在床上,吐了满身都是,一阵馊气。小缨替他清洁,竟糊涂地把女儿当作老婆,拉到床上,撕裂衣服,把她脱光,按在床上,强奸了。小缨无抗拒之力,任由狂风暴雨击打,在声嘶力竭的求饶声中,小缨就让父亲把她尚未完全发育的身体当做泄欲的工具。

    一觉醒来,国炜发现睡在他身边的是女儿,和他一样赤裸,不住抽泣,胸脯一起一伏,乳蒂仍是朵未开放的花蕾。但见床单一片落红和精液,枕头沾湿了泪水。地上是给他撕破了的女儿的衣裳,国炜心中有悔,使劲的捶胸,向女儿说做错了。

    他自知不是个好爸爸,却不至于对女儿做出禽兽的所为,酒精麻醉的神智,误以为老婆回来了。小缨确实听到,爸爸把他牢牢的抱住,把大鸡巴插进她小屄里的时候,口里不住的呼叫着妈妈的名字。小缨擦去泪水,恳求父亲要顾念他们年幼,失去母亲。他们需要父亲作依靠。

    为要向女儿表达悔意,国炜用被单裹住身无寸缕的女儿,竟不顾自己仍是赤裸裸的,和父亲的尊严,跪在地上,在女儿跟前认错,请求女儿给他改过的机会,补偿一生的过失。老婆既然己经私奔了,如果女儿也不原谅他,就没有生存的意义。小缨仍是害怕,哆嗦着,含着泪水,对父亲说,日子己经够苦了,为了她和妹妹,爸爸一定要振作。

    从那天起,国炜判若两人。戒掉酒瘾,勤奋工作,并对身边一对小儿女十分呵护,再没有踫过小缨身体一下。小缨虽然很想回到学校去,但为了那个残缺的家,把生活担在肩上,持家理务,照料妹妹,俨然是个小主妇。国炜每天回来,都给她一点钱作家用,钱不多,但日子也不觉得难过,晚上做个两菜一饭,也吃得饱。睡前,国炜总会把当天发生的有趣的事和不太有趣的事,说给他们姊弟听。

    小缨相信爸爸改变了,不再害怕他,并且开始对他有了从未有过的好感。国炜的确是改变了,他的生命有了新的意义。对国炜这个粗人来说,不曾了解,是眼前的一个身影令他不再空虚。

    有一天,国炜收到一笔可观的打赏,就提早回家,准备拿那些钱,给女儿和女儿卖新衣服。小缨不知道爸爸回来,在厨房洗澡。门没关上,留心在外面玩耍的妹妹。国炜很兴奋的去找小缨,厨房门一推开,看见小缨赤身蹲在地上,水珠从雪白的背流下到屁股沟,看得几个月不知“肉味”的国炜,眼睛喷火。他的心在跳,脸红耳热,鸡巴就翘起来。

    小缨听到人声,转过身来,与国炜四目交投,羞得慌忙捂住微微鼓起的胸前。

    国炜马上把视线从女儿现出了少女曲线的身段移开,发狂地拔足跑了。

    国炜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跑到流莺出没的地方,见到一个妓女,向他讪搭,他就拉住她,和她上床,把胀大得快要爆炸的鸡巴插在妓女的小屄里,那妓女两条腿合上,稍稍用力一挤,他就一泻如注了。

    这样,把口袋的钱花了大半,其余的买酒,喝到醉醺醺。饭店要关门,才敢回家去,已是夜半。看见饭桌上留给他的饭菜己冷。女儿和妹妹琪琪己上床睡了,国炜独自一人坐着,掩面而哭。倏地,有一只温柔的手,抚摸他的面,递上一条热毛布替他敷面。国炜不敢抬头,喃喃自语,句句都是自怨自艾的话。

    小缨问他:“不说一声就跑了,到哪里去了?那幺晚才回家,叫我担心死了。”

    国炜又羞又愧地说:“对不起,我就个不长进的家伙,召妓去了,把原来打算给你们买新衣服的钱都花光了。”

    小缨说:“都是因为爸爸仍想念着妈妈吗?”

    国炜说:“我不再想你妈了,我想的是……”

    国炜原来想的是自己的女儿,他虽然没有教养,但心里还是有点礼义廉耻。

    每天都警告自己,别再向女儿存歪念。但小缨清纯的脸,可爱的笑容,和对他的服侍,令他不敢想像地,想着她。国炜不单是看见小缨洗澡才动淫念,而是整天心里都印着她的倩影。他挥不掉她的影子,也不愿意,因为只有想着她,才有干活的劲儿。

    国炜掩着面,一边流泪一边倾诉,但说只能说到这里,把心里另一半话吞回去,因为不能向女儿直说不出来,那不是人的话。于是,继续骂自己的淫欲,一边骂一面掴自己耳光,和捶胸,对女儿说:“岂有此理,我真不是人,禽兽不如。

    偷看自己的女儿洗澡,看得全身都热腾腾,欲火焚身……随便找个妓女,把给你买乳罩的钱给了她。是许多的钱,我要她答应在床上扮作我女儿,给我作爱……

    说到这里,国炜情绪激动得不能控制自己,歇欺底里地,冲进厨房去,拿起菜刀,挥舞着说:“我这个没人性的家伙,早晚会再把女儿糟蹋,死了就不会连累人……”

    正当国炜放刀搁在脖子,一抹就见红。小缨哪会让爸爸去死,飞扑上去,拼命要把菜刀夺去。纠缠中,父女搂扭作一团。忽然,国炜握刀的手没有力气,松开,菜刀掉在地上,却把小缨纤细的腰肢抱住。那几分醉意,令他脚步站不稳,擐住小缨歪歪斜斜的,走了几步。国炜哭了,小缨也哭了,互相的拥抱着,偎依着,嚎哭。

    国炜抬头看着房顶,心中所压抑的一切冲动,欲念和爱意,随着泪水都涌流出来。国炜嘴里叫出女儿的名字,一边对她不起,请她再原谅,一边疯狂地,不顾一切地,吻下去,吻得咂咂有声。

    国炜说:“为什幺不让我死了,就不会死了就不会伤害你了。”

    小缨说:“爸爸,你不能死,丢下我我妹妹,我们依靠谁?”

    他们默默无言的,彼此拥抱着。心情稍稍平服,国炜不敢再吻小缨。在寂静中,国炜听到有颠震,却坚决的声音,传入他耳中,说:“爸爸,如果你那幺需要,我会给你。”

    国炜说:“不行,你是我的女儿,那是傻事。”

    女儿说:“你去死了,不是一样傻吗?”

    说着,小缨推开国炜,解开衣衫,要让爸爸在她身上解决他的性欲。

    国炜的手抖起来,按住女儿的手,阻止她展开衣襟,暴露她的乳头。小缨抽出自己的手,把住爸爸的手,带进潜进睡衣下面,轻轻的贴住她胸前。国炜的手不再受自己指使,轻轻地搓揉,触摸女儿的肌肤。不知何来的温柔,令国炜起了厚茧的手细腻起来,灵活地来轻轻的捏弄女儿仍是个孩子的胸。他的手停在那茧感觉着,小缨的胸好像渐渐隆起来了。

    小缨的衣裙愈来愈短,她就留意她身体的变化,于是有给她买个乳罩的念头,因为老婆没带走的,太大了,不合她用。如果今天那些钱不是冤枉地花掉,她身上就会戴上一对新的,保护着这对小乳的乳罩,一定会好看。

    小缨垂下头来,黑夜遮掩了她的羞惭,让仍流着泪的爸爸替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解开,剥下来。国炜的手笨拙地在她裤头寻索裤带,把结解开了,裤子沿着大褪下,就全身赤裸。

    国炜一双手搭在小缨的肩膊,看见她短小的身材,还未够得上她胸前。腰和大腿己现出曲线,耻毛仍未长出来,屁股蛋儿不算圆浑。酒精的麻醉渐渐消退,他头脑半醒着,就在昏昏沉沉的意识中,把女儿的脸埋在怀里。小缨讨厌他身上的一阵土酒的锼气,但她的脸贴住的,是一颗变得温柔的心。国炜把女儿的轻盈的裸体拥着,本应该是慈祥的父亲怀抱,变成了情人的抚触,把她带到自己的床上。

    清醒的心,要他再三对忍辱再受他侵犯的女儿说对不起。小缨不敢说话,躺在床上,别过头,不敢看。健硕的身影向下压下来,她闭上眼睛,把爸爸粗如木棒的鸡巴接纳了。一点也不容易,但是,小缨己经把身体展开,国炜也很小心,捧住小缨的臀儿,一分一寸的,渐渐没入她的小屄里,并不需要冒失的冲撞。

    我今年16岁,和其他的女生一样,我天天无忧无虑的上学逛街。我长得很甜美,大大的眼睛,挺巧的鼻子和甜甜的小嘴。身材嘛,娇小可人,屁股尤其翘,男友曾经说过,我的小屁屁像一颗水蜜桃一样,腿也很修长嫩美。唯一的缺陷就是胸部只有B,不过小有小的好嘛,可以一手掌握,我还挺喜欢自己的胸部的(笑)。

    我一直无忧无虑的和爸爸生活在一起,什么?你问妈妈?哼,我从小爸爸就与妈妈分手了,不过没关系,爸爸对我很好,我才不想要个妈妈来分爸爸的爱呢。我的爸爸长得高大帅气,好吧,反正我觉得很帅气……

    爸爸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洗完澡以后,如果只围浴巾的话我还会偷窥爸爸的胸肌呢~我有一个男朋友学长,我的第一次不久之前给了他,可是爱爱一点也不愉快,唉,一点也不像那些色情小说里写的一样,女生会爽到爆粗口或者昏过去。

    学长的那根又不大又不长,他又不懂什么技巧,持久力也不强,每次人家刚刚有一点感觉他就射了,哼,还不如我自己来的舒服呢。是不是很惊讶?不要误会噢,我说的自己来,不是用手或者用按摩棒,是用……腿。事实上呢,这种行为叫做夹腿,这是女孩子青春期会做出的一种很普遍的动作,就是用腿的扭动,造成阴道的摩擦,达到快感然后高潮。

    自从试过一次以后,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夹腿的感觉,每晚都偷偷地在被子里高潮。这样的做的后果就是,我的小内裤常常是湿湿的,沾满了高潮时候喷出的液体。所以我不得不常常换小内,有时候一晚就要换好几次。

    有一天晚上,我照常自慰完,已经半夜三点了。去卫生间换完内裤以后,我随手把内裤扔在洗衣篮里(我们家的衣服全是爸爸洗,就算我的内衣裤也一样嘻嘻……)不晓得爸爸看到我的内衣裤会不会硬起来呢?哎呀,讨厌,胡思乱想的后果就是我的小内又有点湿湿的了……刚好肚子有点饿,我就转身去厨房找夜宵吃。吃完泡面以后,经过卫生间的时候,发现有灯光从里面透出来。

    咦,难道说我刚才忘记关灯了?我从门缝里望进去,结果看到了一幕让我脸红心跳的场景——爸爸拿着我刚刚换下来的小内裤打着手枪!爸爸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的女儿在偷窥,兴奋的拿我的黑色蕾丝小内裤裹住大肉棒,一边用力套弄,一边喘息着“啊……啊……小缨!小缨!”我又害羞,又兴奋,那条小内裤上沾满了我的淫液,爸爸现在拿它打手枪,不是相当于间接的和我性交吗?

    爸爸的肉棒又大又粗,龟头尤其大,肉棒上缠着一圈一圈的青筋,如果被这样的肉棒干,一定很爽吧?

    我又羞又燥,但是脚下像生了根一样,动也不动的站着,看着爸爸越来越快的套弄,最后怒吼一声“啊……小缨!!”,把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小内裤上,足足射了二十秒,而且精液又多又浓……好想舔舔看哦……爸爸喘息着,把小内裤扔回洗衣篮里,又拿起一条白色半透明的小内裤,这条也是我刚换下来的,上面的淫液稍稍有点凝固了,但是由于是白色的,还是很容易看出是淫液。

    “糟糕,爸爸肯定发现我偷偷自慰了!”我在心里哀叫了一声。

    爸爸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对,用手指拨了一点点半凝固的淫液,仔细看了看,然后把手指…伸进了嘴巴里,享受的舔着我的淫液。

    第 5 章

    恋耽美

    正文 第 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