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这样做不行

作品:《无限之地球人的逆袭

    “是的!我要刺杀薛西斯。”

    果然列奥尼达提出了这样的建议。随即,他就按着电影原剧情里演得那样,把他的计划和盘说了出来。他的计划重点无非在于,他去薛西斯的面前假投降,而后则趁机把他杀死。这样的话,失去薛西斯的波斯军队就会混乱。

    陈逸寒安静地完列奥尼达的话,方才把头颈椅起来说,“列奥尼达,我的朋友!我相信你的心里一定知道,你是杀不掉薛西斯的。不仅如此,你这样做只会让斯巴人覆灭得更快一些。他们有数十万,而我们只有几百人,你不想再把战争打下去了,对吗?”

    “我?我只是想把他们尽早地赶回家。”

    “不行!列奥尼达,你的这个想法没有办法成功,我不可能同意你这样做。实际上,我已经做过类似的事情了,可最终我没能杀死薛西斯。他的手上有一根黄金权杖,可以帮他挡住外来的进攻。我相信你能够投伤他,却没有办法将他杀死。”

    如果这话出自别人之后,列奥尼达的脸上一定会是不屑一顾的表情。可如今这些话却从陈逸寒的嘴里说出来,这样他就要考虑自己的想法是否会有偏颇的地方了。

    他沉吟了片刻后,方才呢喃着低语,“寒,我懂你的意思。只是无论是我、我的士兵,还有你们,我们所有这些人都太疲惫了。我不想让他们在战斗中继续流血了。所以我想用一个快一些的方法来解决它。”

    说到这里,列奥尼达抬起头来望向陈逸寒。

    当他看到陈逸寒正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并没有插话进来的意思时。方才开口继续说,“寒,你也知道,我们已经被波斯人合围了。虽然这个办法比较冒险,可它却能……唉!我们的确太累了。”

    虽然列奥尼达的话说到最后时便卡了壳,可陈逸寒还是懂了他的意思。

    应当说,陈逸寒在主神空间滞留的时间这真是太长了。或是说。自打他进入主神空间后,就靠着药水、技能之类的恢复状态。如今对疲惫之类的身躯状态已经变得不是那么敏感了。

    陈逸寒的心里虽然想明白了这些,却依然没有办法答应列奥尼达的请求。

    这时候,他要是真按着列奥尼达的提议去做,那他怎么可能再把温泉关守到明天中午呢?要是这样的话。温泉关的战斗马上就可以结束了。

    “轰轰!哒哒……”

    就在这时,沉重的脚步声、还有马蹄的声响一并从他们据守的隘口后面传来。不仅如此,嘈杂的脚步声、说话声和惊叫声混杂在一起,也从山脊上面传了下来。

    显然波斯人不仅沿着小路切断了峡道,而且还顺着崖壁上面的山脊,向隘口的上方移动。当他们把山顶的地方全部占领时,那他们就可以居高临下得向斯巴达人发动进攻。这样,他们就更不用担心这些战斗力强横的斯巴达人了。

    “列奥尼达,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的提议的!只要我们有一线希望能够体面的活下去,我就不会让你去冒险。”

    陈逸寒边说边把目光转去了山脊那边。

    随后,他就大声地命令。“喧,你负责保护斯巴达人的安全!无论能量石消耗得有多快,你必须要维持住东皇钟,不能让它的防护罩被攻破;烈、你和小婉注意防守左面的峡道,并且阻击从那里来的波斯人。我现在就到上面去。”

    “寒,你要当心啊!”不光是小婉三人。就连列奥尼达也这样提醒。

    “我不会有问题的!”陈逸寒边说边把羽翼伸出,同时他的身躯也飞入到半空之中。当他到了山脊上面时。波斯人刚好顺着山顶的小路在向这边集结。他们走得很随意,毕竟从峡道那边是没有道路可以到上面来。

    当他们看到陈逸寒出现时,当时就换成了惊恐的表情,“飞a飞的人。”

    显然这些通过牧羊小道赶到山脊上来的波斯士兵跟留守军营的并非是一拨人。或许他们昨晚在陈逸寒三人离开波斯营地时,就已经从营地里面出发了。要不是这样,他们应该见过陈逸寒在天上飞翔的模样才对。

    “杀!你们都给我到山下去。”

    陈逸寒一边大声咆哮着,一边将手中的龙魂刀全力地挥舞起来。此刻,他的心中满是义愤的感觉。如今他可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在战斗,而是在保护他的朋友、以及被他认可的那些人。当人处在这种状态时,往往能够迸发出自身的潜力。

    “跑!快射箭……来不及了,他过来啦……”

    虽然陈逸寒只有一个人,而山脊上的波斯人不下余人,可他们依然被他驱赶着转身向后逃命。

    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波斯士兵并非波斯军队的精锐,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弓箭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逸寒此刻表现出来的战力太过强悍。当然,他们如今所处的位置本身就不安全。毕竟普通士兵是没有办法在陡峭的山脊上面轻易稳定住身形的。

    当陈逸寒在山脊上面驱赶弓手的时候,半人马战士搭载着士兵与四臂巨人一起出现在温泉关后的峡道上。除去这些大家伙之外,不死军士兵自然也紧跟在他们的后面,并且做好了向前冲锋的准备。

    “杀啊!”烈就如同陈逸寒一样,他一边大声地喊叫着,一边挥舞着鬼牙直冲入波斯人的队伍当中。虽然峡道的通路很狭窄,可他却利用九宫步法在峡道上飞快地移动。当这些波斯人发现他的一个地方出现,并且准备发起攻击时,他却已经转移身形去了另一个地方。

    在烈的冲杀下,波斯人的队伍顿时就变得混乱了起来。显然他们没有办法承受得住这样飘忽的进攻。

    这时候,小婉当然也不会闲着。

    刚刚她和烈向后面的峡道转移时,烈就把幻影披风交到了她的手上。当她用上这件披风时,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在峡道上面完成跳跃。这样一来,这件披风再加上她的念动力血统,当她向前发动攻击时,当时就把身旁的波斯人切割成了肉片。

    就在关后的峡道越发变得混乱的时候,列奥尼达则把短剑从自己的身上拔出。虽然他和斯巴达人都知道自己将要面临异常卓绝的战斗,可他们却到了山脊上面,还有自己身后那些鬼哭狼嚎地喊叫,这样他们战胜波斯人的信念反而就变得更加强盛了。

    “列奥尼达,指挥你的人向前冲!我会把各项技能都施加到你们身上的。你们放心吧!我与你们同在,你们都是我贱狼的兄弟!兄弟们,冲啊!大耐久术……”

    贱狼一边帮助列奥尼达激励这些斯巴达人,一边当真把技能施展了出来。与此同时,他并没有忘记把东皇钟的防护罩开启。当他这样做时,还在随意准备着把自己进化成为觉醒者,并且施展他的异能。

    当然,他如今能够如此灵活自如的把这些技能运用出来,还得去感谢泰兰送给他的那件地狱披风。要不是它附带有低级的攻击技能,只怕他早就没有能量去给别人施加状态,帮助他们战斗了。

    “冲啊!斯巴达人,荣誉与你们同在。为了我们珍视的一切,前进!”

    随着列奥尼达的呼喊,当波斯军队跟斯巴达人接近到五十米处时,他们就迈动脚步向前发动了冲锋。

    按着波斯人早先的想法,他们是想在稳定住阵地后,用弓箭来对付这些斯巴达人的,可现在他们的想法显然破灭了。

    “冲啊!波斯人,你们面前的这一小撮儿叛逆,他们如今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只要你们的刀够快、战斗力够强,那你们很快就可以突破敌人的防线。至于他们……”波斯将军边说边把手中的剑指向斯巴达人,“你们不觉得他们的脑袋是最好的酒器吗?”

    “将军!你可以让我们保留他们的头?”

    “当然,只要你们能够杀得了他们。”波斯将军毫不犹豫地回答。

    “兄弟们,我们上!我已经在期待我的新酒器啦。”在波斯军队中,有不少人来自西徐亚。他们都是塞种的草原游牧民族,就跟帕提亚、马萨格泰人一样,都有用人骨制造酒器的习惯。

    撞击、厮杀、兵器的碰撞声与惨叫声在温泉关前后的峡道上面练成了一片。

    在战斗的初期,陈逸寒、还有列奥尼达领导的斯巴达人的确占据了上峰。他们不惧死亡、大无畏得勇敢作战着。那些跟他们对战的波斯士兵很快就会死在他们的兵刃、拳头和计谋之下。特别那些想要头颅的普通士兵,更是飞快得被斯巴达人,或是贱狼的骨矛杀死。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体力终究还是出现了问题。

    如今将他们团团围住,并且发起总共得可是数十万波斯大军。现在波斯人采用的完全都是人海车轮战术。在他们把陈逸寒等人围住,一*得向前发动进攻时,他们的体力就越发衰弱。现在战局崩溃已经只是时间方面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