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木堂反水 (为@白侠 加第23更!)

作品:《麻衣相士

    “原本以为我就是天底下最痴的武者了。”成哥道:“没想到你比我还痴。你问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刀法,而不是问我怎么从你的金牢中逃了出来。”

    “这还用问吗?”金满堂轻蔑的一笑,道:“老夫又不傻,你能和安木主走在一起,那就说明是安木主救了你。从老夫的金牢中救了你。不用说,老夫留守在金牢旁,看守你的弟子,也已经没了。”

    “对。”成哥道:“看来,你虽然老了,可是却还不糊涂。”

    “老夫是真老了。”金满堂叹息道:“也有些糊涂了,眼花耳聋,所以很多事情都看不清晰,不清楚了。就好比这安木主,已经坐上了木堂堂主的位置,居然还要反水,背叛异五行,这究竟是什么缘故?”

    “很简单,邪不胜正。”安木主突然在远处接了一句话。

    邵薇已经醒了,她跳起来,环顾四周,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瞥见了成哥,先是一惊,又是一喜,不由得叫道:“成哥!”

    “嗨,薇薇。”成哥笑嘻嘻的招了招手。

    “邵姑娘,你的伤刚刚好,可不要太激动啊。”安木主在一旁说。

    “是你!”邵薇惊愕道:“拿掏粪杆子的那个!”

    “对,是我,不过咱们现在可不是敌人了,是朋友。”安木主一脸无害的笑容。

    邵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成哥,然后问安木主道:“为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想知道。”安木主指了指金满堂,道:“刚才我只是说了一个头,邪不胜正。细细说来,是我在异五行里,看不到未来!因为每个堂口里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利欲熏心!为了私欲,什么都可以出卖!名义上是一个教,其实却是一盘散沙!金堂灭了,水堂会完全无视,火堂灭了,土堂会无动于衷,这样的教,待下去有什么必要?而且,我最敬重的杨天杨堂主,都能朝不保夕,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能身陷囹圄,我安木主又算是什么呢?异五行运转的一枚棋子?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呵呵……我虽然不是什么绝顶高手,但是尊严还是有的,所以,我安木主反了!我说,异五行是起源于一个正派----五行教。所以,我的理想是,拨乱反正,迎接杨天堂主回归,组建五行教!”

    “就凭你们一个小小的木堂?”金满堂冷笑道:“不自量力!”

    “单单凭我们当然有些难度。”安木主笑道:“可是,如果加上元神的力量呢?”

    “元神陈元方?”金满堂一惊,道:“他重出江湖了?!”

    “不出茅庐,也可三分天下!”安木主道:“本事放在那里,天地皆在掌中,又何必亲历江湖?”

    “都说杨天是因为跟陈元方勾结,所以才会被抓的……”金满堂喃喃道:“老夫原本以为是荒诞不经之谈,没想到,却是真的,你们木堂,早就被陈元方给策反了,对不对?”

    我心中是一阵激动,我现在才彻底领悟了义兄手段的厉害!阵匠状号。

    当时义兄放走杨天,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将木堂策反,将异五行从内部先乱起来,现在看,竟然真的实现了!

    而且还这么快!

    这真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异五行已经完了!”成哥看着金满堂,道:“异五行的五大堂口,原本互相独立,各有所长,你们金堂负责整个组织运营的敛财事务,木堂负责整个组织的医药,土堂负责所有堂口和总舵、分舵的建造工程,水无孔不入,负责消息机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负责传教事务。现如今,火堂覆灭,传教无法继续,木堂反水,医药无法保证,金堂也即将宣告消失,财路切断,仅剩下的土堂和水堂,还能有什么作为?”

    “你们覆灭的只是各个堂口的上层,遍布在全国各地的分堂口,仍然可以继续工作!”金满堂道:“异五行苦心孤诣,经营十多年,就好比参天大树,不但树冠高耸云端,根基也是牢不可破!上层堂口就算是被你全部毁掉,只要总舵再派来人手,收拢各地的分堂口,依旧是死灰复燃!”

    “各地的分堂口?”安木主走了过来,“嘿嘿”笑了起来,道:“金满堂,你还指望他们啊,实话告诉你吧,各地的分堂口,也都在覆灭之中!”

    “嗯?”金满堂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安木主道:“木堂已经拨乱反正,对于各地的分堂口,一并归顺的,便仍旧是同属,对于那些不服的,立即消灭!至于金堂、火堂、水堂、土堂在全国各地的分堂口,嘿嘿……实在是抱歉,我们把消息,全都捅给五大队了。”

    “不可能!”金满堂惊愕道:“其余各堂在各地的分堂口消息,你怎么会知道?”

    “看来你真是老了啊。”安木主笑道:“难道你不知道在下的准内子是谁吗?”

    金满堂道:“是谁?”

    “洪玉。”安木主眨了眨眼睛,不无得意的说道。

    “洪玉?”金满堂稍稍一愣,目光闪了几闪,刹那间猛然醒悟,道:“洪令洋的女儿洪玉?!”

    安木主道:“难道异五行还有第二个洪玉吗?”

    “她,她居然跟你……”金满堂难以置信的看着安木主。

    安木主道:“你看不上在下,自然有看得上在下的人,而且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水堂,掌管整个异五行的消息机关,五大堂口分堂口的讯息,在水堂那里,根本就算不上特别的机密!水堂堂主洪令洋的亲生女儿,水堂副堂主洪玉,恰恰就是专门负责消息机关的。有她在,各处分堂口的消息难道还到不了在下这里吗?”

    “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金满堂指着安木主,脸上一阵潮红涌动,血气翻滚,已经到了极致。

    我得是心头大震,如此说来,异五行外围的羽翼,基本上要被五大队给扫荡干净了吧!

    怪不得这一路走来,都没有遇上五大队的人!

    先前我还在疑虑,无野举行“百鬼复生大会”,消息广传术界,五大队怎么会不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来?难道是都不走乌云路吗?

    现在看来,应该都是去打击异五行在全国各地的分堂口了。

    这么一来的话,只要我们把五大堂口的上层给覆灭掉,那异五行便只剩下总舵一个空架子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兴奋!

    实在是没有料到,无野的一个举动,带来的居然是整个异五行的灭顶之灾!

    他举办这个“百鬼复生大会”,完全是搬起了石头,在砸自己的脚!

    心中刚转过了这个念头,安木主突然说道:“金满堂,实话告诉你吧,你其实是被利用了。不但是你,水堂、火堂、木堂,全都被利用了,被副教主和土堂的无野给利用了!只是我们木堂发现的早,这也是我们木堂及早抽身,拨乱反正的原因之一。”

    金满堂完全愕然,道:“此话怎讲?”

    “呵呵……”安木主高深莫测的一笑,道:“副教主抓住杨天堂主之后,没有直接回总舵,却来到了云霄观,一直耽搁到现在,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金满堂道:“副教主在这里居中指挥而已。”

    “居中指挥?”安木主道:“就是指挥的五大堂口各自为战,逐一覆灭?你就没有想过吗?如果副教主一开始就让五堂合而为一,派出顶尖的高手,守在乌云路上,专一负责剿灭陈归尘一行人,他们还能走到现在吗?还能杀掉杨玄,覆灭火堂吗?”

    金满堂一愣,我也是一愣。

    我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五大堂口各自不睦,所以才会各自为战,互不帮扶,现在安木主这么一说,难道是那副教主特意安排的?这其中另有隐情?

    那副教主,也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说:

    看到有亲留言说,让我每一章更完,都说一句是第几更,好,以后我都加上吧

    今天的第三更了

    -- by:daaqxius|5660|11276740 -->